党史专栏

公示公告

常生队端掉石佛口桥头堡

时间:2018-06-28 17:51:11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常生队端掉石佛口桥头堡

 

    19438月,我们又策划了一次新的战斗,打击的目标 是京山铁路横跨沙河的石佛口大桥桥头堡。石佛口大桥,长一百余米,是滦县境内仅次于滦河大桥的第二座铁路桥。西距卑家店车站10华里,东距雷庄车站5华里。为了防止我抗日军民破坏这座桥梁,保证京山路畅通,日本侵略者在桥头修了个大碉堡,派一个班的鬼子兵和一小队伪军驻守,并配备了迫击炮和机关枪,以为凭借优势装备扼守这座铁桥,就可以太平无事,逃脱失败的命运。可敌人哪里知道,我们的敌工工作早已渗透到碉堡里去了。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,伪军中一名姓王的班长表示愿意反正,并做好里应外合的准备,端掉这座桥头堡。

那是一个月黑风骤的深夜,同志们胳膊上扎着白毛巾做为识别的标记,在青纱帐中鱼贯而行。我和前来带路的儿童团员陈运平走在最前面,那年小陈才13岁,光着膀子,甩着小胳膊走得挺带劲。队伍休息时,我问他:“小兄弟,待会打起仗来你怕不怕?”他仰着小脸儿笑着说“不怕,我还想缴条枪呢!”“好小子、有种!”大家高兴地夸奖他。队伍继续前进,在距桥头堡不远的地方,我命令赵玉芳和民兵队长吴国政带一个组监视桥东雷庄方向之敌,命刘万山带一组民兵监视桥西方向卑家店之敌,然后带领队伍匍匐前进,接近桥下的堑壕后,一个个悄悄溜下一丈多深的堑壕底,搭人梯翻上对岸。

在黑暗中静静等了片刻,看到伪军住的平房门扇一动,闪出一个人影,向堑壕方向打手电:“二明一灭”。我马上用同样的暗号回答。只见那人影急速迎上来,正是我们的内线王班长。他低声告诉我“常队长,鬼子刚洗完澡,正在打牌!”我小声说了一声“好!”便带领队伍越过铁丝网和鹿砦,在王班长带领下,迅速包围了鬼子住的碉堡。我和杨树森闪在门边,示意王班长叫门,门被叫开,一个鬼子兵开了一扇门探出头来,没容他说话,我挥手一枪把他撂倒,杨树森一脚踢开另一扇门,同志们蜂拥而入,七八条短枪一齐向鬼子兵开火,一时间,碉堡内枪弹横飞,几个鬼子兵应声倒地。有一个鬼子兵想去摘枪,被我打翻在地,煤油灯被打碎了。黑暗中几个只吊着兜裆布的鬼子兵被打懵了,抱着头直往草席底下钻,我们打亮了手电,一个挨一个地就地“点名”,十多个鬼子无一漏网,一小队伪军全部投降。战斗结束后,我们扛着缴获的机枪和一门八二迫击炮,迅速转移。小陈运平也扛上了一支小马步枪,乐得他一路没合上嘴!当我们回到根据地时,乡亲们杀猪炖肉慰劳我们,大家那兴高采烈的劲儿啊,真比过年还热闹。是啊,一支小小的区公安队,竟缴获了鬼子一门迫击炮,这在当时的冀东根据地成了轰动一时的新闻。我们小队带这门炮不方便,就把它交给了在这一带活动的开滦矿工组成的工人总队。

这一连串的胜利,吓得敌人惶惶不可终日,他们甚至害怕听到“常生队”的名子,说起来好笑,鬼子竟贴出告示,悬赏要我常生的脑袋。摘自常生《威震敌胆的公安队》)

 

滦州党建网    主办单位:中共滦州市市委组织部    @2009-2019

地址:河北省滦州市滦河西道5号  电话:0315-7122514   邮箱:luanxiandangjian@126.com

冀ICP备09035287号

站长信箱:lxdjwyx@126.com

爆大奖_首页